“恐惧与绝望”——被困的巴西球员如何逃离乌克兰

就在一个多星期前,顿涅茨克矿工的巴西后卫马龙-桑托斯正期待着与他的队友们一起开始乌克兰赛季的下半程。

然而,事件发生了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转变。

这位前巴塞罗那球员于2月20日回到了基辅,也就是矿工队目前所在的城市——他们的家乡顿涅茨克自2014年以来一直是乌克兰军队和俄罗斯分离主义分子之间的冲突区——在土耳其进行季前训练后,他被安排到了这里。

然而,在球队抵达后仅四天,当地联赛就因俄罗斯的轰炸开始而暂停,随着俄罗斯的军队开始越过乌克兰边境,局势的严重性迅速显现。

对于马龙、他的同胞——矿工目前的一线队中有不少于11名巴西人——以及整个乌克兰来说,一场噩梦才刚刚开始。

周四,马龙在基辅一家酒店的地下掩体中告诉《世界体育报》,他在俄罗斯的炸弹和大炮的轰击下被迫在那里寻求避难:”现在用一个词形容就是混乱。”

“我们在酒店里受到保护,但我们想要解决方案。这是一个可怕的情况,我们很害怕。”

“我们在这里有我们的家人,我们的孩子和伴侣,我还有我的岳母,我们希望能安全。”

五天后,马龙终于能够在里约热内卢的加莱奥机场着陆,他的妻子、孩子和岳母都陪同在他身边。

矿工和基辅迪纳摩的其他巴西球员也已抵达安全地区,阿根廷二人组克劳迪奥-斯皮内利和弗朗西斯科-迪佛朗哥也是如此,他们曾描述自己在第聂伯罗市爆发战斗时被炸弹惊醒的场景。

在这期间,马龙和他的队友们面临着一个令人痛苦的、无休止的旅程,穿越一个已经成为战区的地区。

他们在酒店的地堡里蜷缩了两天后,从基辅乘火车前往该国西南部的切尔诺夫策,在前往车站的路上,他们将巴西国旗悬挂在窗外,以表明他们在冲突中的中立地位。

然后,他们继续乘坐巴士前往摩尔多瓦,随后继续前往罗马尼亚,从那里他们才得以飞往南美洲。

在整个过程中,这名后卫不断赞扬巴西外交部和欧足联的努力,欧足联主席亚历山大-切费林亲自出面干预,以保证球员的安全。

不过,在抵达巴西后,马龙揭露了他们在乌克兰生活的恐怖,并告诉记者:”每一刻都有一种恐怖和绝望的感觉。我们听到炮弹爆炸,炸弹爆炸……那是一种可怕的情况。”

除了无比血腥和充满破坏性之外,这些战乱的其中一个特点,就是它会在瞬间创造出新的英雄。马龙的同乡兼矿工队友儒尼奥尔-莫拉雷斯就是一个例子,他和马龙一起在入战争阴影下离开乌克兰。

如果说有什么问题的话,莫拉雷斯的情况甚至更加复杂。作为一名归化的乌克兰公民,这名前锋面临着被当地政府征召参加战争的危险,该法令禁止任何18至60岁的男性在战争开始后离开国家。

这位34岁的球员已经为乌克兰国家队出场11次,但他还是能够越过边境到达安全地区,马龙强调了莫拉雷斯作为一个能讲流利乌克兰语的人对保证逃亡队伍安全的影响。

他解释道:”有一些人愿意冒一切风险,比如莫拉雷斯,他设法为孩子们寻找食物和毯子。”

“这让我们所有人都平静下来,我们一起保持冷静,并找到一个解决方案来离开那里。”

莫拉雷斯随后向乌克兰政府捐赠了超过5万美元,作为对抵抗工作的贡献,他还强调了切费林的干预,并告诉《纽约时报》,他在基辅避难期间与欧足联负责人的电话是”在过去48小时内……我生命中最舒服的三分钟。”

对于马龙、莫拉雷斯和所有的巴西人来说,安然无恙地离开乌克兰绝不是结束他们的困境。

现在随之而来的是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无法活动和不确定性,同时冲突继续发展,不知道他们何时甚至是否能够返回他们的俱乐部。

即使是那些能够逃离过去几天的混乱局面的人,留下的心理创伤也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愈合,当他们试图在与家人和亲人团聚后找回某种正常状态时,足球将成为他们最不会考虑的是亲情。

目前,对于来自全球各地的所有受影响的球员,以及仍然听到乌克兰各地的炸弹和子弹的所有人,我们所能希望的是迅速解决这场正在迅速变成灾难的人权危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