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个人主义的时代已死 巴黎圣日耳曼是曼联的前车之鉴

上周末,巴黎圣日耳曼的球迷在王子公园球场对他们的明星球员内马尔和梅西发出的嘘声是令人震惊的。

对于几天前被13届欧冠冠军皇马淘汰的法甲领头羊来说,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谩骂。

但激励这些球迷这么做的不是权利,也不是对球队在伯纳乌球场的失败方式的回应。

更有可能的是,它捕捉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对他们俱乐部的空虚和无意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对巴黎来说,这是一个生存危机的时刻。他们被困在卡塔尔老板制造的炼狱中,他们的惊人财富创造了一个没有竞争力的法甲联赛,并确保只有现成的超级明星——他们拿着高薪并且被过度溺爱——才愿意为他们效力。

他们无法建立一个大于其各部分之和的集体,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球员无法获得足够的内部动力。为了在3月和4月的几场淘汰赛中获得微不足道的收益,连续几个月流汗流血,是对这些球员的一个不现实的要求。

球员的权力和个人主义已经猖獗,甚至像毛里西奥-波切蒂诺这样的建队专家和现代战术家都无法产生任何影响。

他和之前的托马斯-图赫尔一样,被迫在国内赛事中让巴黎放任自流,然后在欧冠联赛中使用一个保守的反击体系——这是你可以想象的最简单的战术体系,以希望这可以平衡困扰球队的自我主义。

但它不能产生影响,也不会产生影响。

巴黎的故事是建立一支球队的经典反面教材,如何通过将无限的资金注入名人和浮华,导致球队虚有其表,来掏空一项团队运动的本质。

他们是其他超级俱乐部的一个寓言故事——最需要认真看的是曼联,他们也有可能陷入类似的模式。

曼联还没有到那一步,而且这支俱乐部最近确实表现出渴望建立正确的结构来实现有机增长和现代化。

朗尼克的任命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实验,但他的意图——赛季末从临时主帅转为顾问——表明俱乐部有一个模糊的计划,以创造一个连贯的长期身份。

然而,他们一贯的自我解体和不确定的未来与巴黎有相似之处。签下C罗是最明显的例子,但他只是更衣室的一个症状,曼联的更衣室似乎是有毒的,过于强大,向大报透露和抱怨。

不足为奇的是,随之而来出现的是缺乏战术结构,一支由不相干的人组成的球队在球场上埋头苦干,等待赢得“时机”。

这在几年前可能还行得通,但在过去的五个赛季中,欧洲足球经历了一个巨大的战术和战略转变。个人的时代——由梅西和C罗的竞争,由齐达内带皇马获得欧冠三连冠所定义——已经结束。

这种重新调整的迹象随处可见。

在英格兰,曼城和利物浦凭借其极其复杂和苛刻的战术体系统治着足球运动,最重要的方面是他们的”自动化”——进攻结构几乎是像美式足球比赛一样的机械练习,需要艰苦的工作和自我牺牲——在一个和其他球队完全不同的层面上。

在欧冠联赛中,自从齐达内的时代结束后,三位获胜者(克洛普、弗里克和图赫尔)都反映了当代战术在站位、阵型和运动方面走向了细致的细节。每支获胜的球队都有明星球员,但他们的明星球员都被嵌入了更广泛的系统中。

而在本赛季的欧冠里,这种模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晰。

在欧冠联赛中,唯一不遵守这种战术细节的超级俱乐部主帅是皇家马德里的安切洛蒂,而很少有人认为他的球队会有走得更远的机会。

上周日,他们在西班牙国家德比中主场0-4惨败巴萨就是一个警告。

这是那种感觉划时代的痛击;是一个故事的开始。巴塞罗那已经从他们自己的个人主义和放任管理问题中调整过来。他们现在的主帅哈维是瓜迪奥拉的弟子,他更喜欢用可以融入自己战术理念的青训球员,而不是单纯的堆砌明星。

巴塞罗那的胜利表明,西班牙足球将跟随英格兰和德国,从个人走向集体。

至于法国足球,巴黎已经无处可去,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很可能是再次推动自由放任的风格——这一次,很可能是齐达内来执掌球队。

作为法国的传奇人物,并在皇家马德里出色地处理了类似的情况,齐达内有可能逆流而上,带领巴黎走得更远。有这个可能,但不要在这个选项上下注。自从他在2018年赢得欧冠冠军以来,足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环顾欧洲,从纳格尔斯曼到滕哈赫,现在的顶级主帅已经很少把主要精力放在管理心理方面。安切洛蒂和齐达内可以说是这个品种的最后两个幸存者。

在过去的几年里,曼联已经接近了巴黎的模式,在大牌球员或主帅身上做文章,虽然够力足球了解到波切蒂诺和滕哈赫在他们的候选名单上名列前茅,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会改变方向。

毕竟,巴黎尝试过图赫尔,但他对后台政治和队内的名人文化深感失望。朗尼克似乎对老特拉福德发生的事情有类似的感觉,他们有可能会像巴黎那样用废波切蒂诺。

这是一个有趣的比较点,聘请波切蒂诺将是对曼联是否能果断地走向现代理念,摆脱他们美化不再有共鸣的过去的本能的具体考验——还是说他们是否也陷入了自己制造的困境;不适合由现代教练执教,不愿意改变他们的自我主义文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